食品巨头的下个战场 就要交给这些“女二代”了

2019-07-22 01:57:29 170

在吃完二十多年的红利之后,中国本土的食品巨头们近年来或被动或主动地开始转型。在一代企业家们逐渐退隐或意图交棒之际,这些“家族企业”的二代们也一步步走到台前,接受或改革或延续的挑战。

01娃哈哈的“公主”

2019年4月8日,企查查信息显示,杭州娃哈哈饮料有限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备案发生变更,总经理张宏辉卸任总经理,黄敏珍卸任董事。变更后,蔡雷成为新任经理,蒋丽洁担任董事。目前,该公司的5名管理层人员分别为董事长宗庆后、董事吴建林和蒋丽洁、监事郭虹及经理蔡雷。

张宏辉曾在杭州老字号胡庆余堂工作,后被宗庆后看中调任至娃哈哈。4月8日,除了卸任娃哈哈饮料公司,张宏辉还卸任了杭州娃哈哈宏振包装有限公司的经理职位。目前张宏辉依然是红安永盛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,持股10.9%,并担任杭州娃哈哈医药保健品有限公司的董事。

食品巨头的下个战场 就要交给这些“女二代”了

虽然没有出现宗庆后女儿宗馥莉,但随着元老们的退任,这也被认为是娃哈哈的管理层向年轻化转型的更进一步。

80、90后大概没有人没喝过娃哈哈,逃得过AD钙奶也逃不过八宝粥、饮用水。饮料是娃哈哈的主阵地。目前其产品主要涵盖蛋白饮料、包装饮用水、碳酸饮料、茶饮料、果蔬汁饮料、咖啡饮料等。

据其官网介绍,杭州娃哈哈集团创建于1987年。1987年4月,宗庆后承包了上城区校办企业经销部,靠代销汽水、棒冰及文具纸张起家。同年7月,宗庆后筹建了杭州保灵儿童营养食品厂。

1991年,娃哈哈以8000万元有偿兼并了国营老厂杭州罐头食品厂,“小鱼吃大鱼”,第二年娃哈哈的销售收入、利税增长了一倍多。

娃哈哈发展过程中,经历了著名的“达娃之争”。

1996年,娃哈哈与法国达能集团实行合资,一次性引进4300万美金,共同组建5家合资公司。据娃哈哈方面的说法,2006年,达能控股的乐百氏连年亏损,达能提出要以净资产的低价并购娃哈哈非合资公司,娃哈哈拒绝。达能先后在瑞典、美国等地,对娃哈哈及其关联方提起了一系列的诉讼和仲裁。后娃哈哈胜诉,双方最终于2009年9月30日在北京签署了一揽子和解协议。

娃哈哈在近年发展过程中多次转型,先后涉猎童装、奶粉、零售、白酒、无人便利店等,现在开始还要做“机器人”。2019年3月27日,浙江娃哈哈智能机器人有限公司注册成立。

除了转型,娃哈哈另一个引发市场关注的点在于接班人。

娃哈哈集团的“公主”宗馥莉归国后就进入娃哈哈集团,2005年起担任娃哈哈萧山二号基地管委副主任,并且在4个月后担任娃哈哈童装与卡倩娜日化用品有限公司总经理。2010年开始执掌宏胜饮料集团。

2018年,宗馥莉上任娃哈哈集团品牌公关部长,主管娃哈哈产品的包装以及品牌推广。让年轻人来让“老龄化”的品牌年轻化,恐怕也是目前娃哈哈的转变思路。

大家热衷于讨论的另一个方向,是未来宗馥莉的主导下,娃哈哈在资本市场的动作。30年来,娃哈哈坚持不上市。但2017年5月,宗馥莉主导了一次并购。港股公司中国糖果公告称,宗馥莉提出约5.73亿港元的要约收购,股价狂飙,三个月后该收购要约失效,宗馥莉在资本市场首战失利。

2018年8月,宗庆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说,“我觉得做企业,摊子还是不能铺得太大,我们坚持小步快跑。关于上市,我们现在不缺钱,如果未来要上需要大资金投入的项目,也可以考虑上市。如果上市了不让股东赚钱,也不是健康的股票市场。”

虽然宗馥莉目前还没直接坐上一把手位置,但在宗庆后松口后,娃哈哈的资本市场也值得期待。

02“临危受命”祝媛

相较于从容上任的宗馥莉,在风雨飘摇中接棒雨润集团的祝媛则显得仓促许多。

3月27日,雨润食品在发布2018年财报同时公告,祝义财女儿祝媛接任俞章礼、李世保成为雨润的执行董事、董事会主席、首席执行官等。

雨润创建于1993年,总部位于南京,其业务包括食品、地产、商业、物流、旅游、金融和建筑等。

祝媛在这个时间点拿到的雨润显然有些风光不再。财报显示,2018年,雨润食品营收港币126.51亿元,相较去年120.57亿同比增加4.9%;毛利为9.65亿港元;但净亏损高达47.59亿港元。

今年1月底,江苏前首富、雨润系实际控制人祝义财,在被羁押了三年零十个月之后重获自由。

1月22日晚间,中央商场(600280.SH)发布公告称,1月22日接到祝义财家属通知,南京中央商场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祝义财已回到家中。祝义财为公司实际控制人,目前未在公司担任职务,公司经营情况一切正常。